自嘲社会主义党因祸得福 苏淑桦:暴政不浇熄斗志

6名社会主义党干部遭《紧急法令》无限期扣留,另有24人在延扣7天至9天后面控。让社会主义党没有料到的是,这项公开政治活动令苦等10年才注册成功的左翼政党疲于奔命及元气大伤,几乎陷入创党以来最严峻的危机…

6名社会主义党干部遭《紧急法令》无限期扣留,另有24人在延扣7天至9天后面控。让社会主义党没有料到的是,这项公开政治活动令苦等10年才注册成功的左翼政党疲于奔命及元气大伤,几乎陷入创党以来最严峻的危机。

但是,一连串的镇压并未击垮党的斗志,中委拉妮(Rani Rasiah)最早告知当权者,虽然该党经历难熬的寒冬期,但誓从攻击中重振旗鼓,以更强姿态继续斗争。

经过9天扣留后,恢复自由身的该党中委苏淑桦似乎越战越勇,并以’无所畏惧’来回应国家暴力机器的镇压。

尽管在警方禁止91人进入吉隆坡的名单中榜上有名,但她坚持,逮捕、拷问、提控及禁令不会浇熄该党动员响应709游行的决心。

促投票换政府手法正当

soh sook hwa uuca case 191005 soh sook hua苏淑桦(左图)前天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民主国家允政党公开活动,召唤人民投票替换政府。国阵的镇压,是把社会主义党当成代罪羔羊,散播不利净选盟的消息。

‘警方的扣留太荒谬了,(他们)至今仅搜获衣服传单,不见武器。援引《紧急法令》的真正动机叫人摸不清,但主要是散布白色恐怖。’

‘他们怀疑传单内有颠覆政权的内容,但我们清楚写明,要人民在下届大选中改朝换代,在我国选举议会民主中是正当的。’

苏淑桦是前学运份子,也是我国史上第一位挑战《大专法令》违宪的受害者。她也是’够了,国阵退休吧’(Udahlah tu…Bersaralah BN)运动的槟城站负责人之一。在24名干部被控上庭当天,她更被盛传是《紧急法令》的第二批目标人物。

盘问围绕净选盟党组织

苏淑桦不讳言,随着党主要干部,即和丰支部主席和秘书,九洞区部主席和国会议员被扣留,社会主义党的操作备受冲击。

‘如朱进佳说,我们像被殃及的鱼池。但(警方的行动)虽倾向净选盟,却意外地使社会主义党陷入创党以来最严峻的挑战中。’

她揭露,警方的盘问皆围绕在净选盟及党组织,仿佛在探听党的支持力量及鉴定活跃份子,以从内部下手击跨该党。政治部警员问了很多党事务,武吉阿曼队伍则较’关心’个人参与和’够了,国阵退休吧’运动。

虽然警方不断’善变’地更改罪名,最终以搜获马共领袖T升恤,而把调查定调为企图复辟共产主义及向国家元首宣战,但对苏淑桦而言,这却如’塞翁失马,因祸得福’。

‘这开启了空间,给人民认识谁是拉昔迈丁、谁是应敏钦。跟民联的合作也加强了,现在很多人都认识社会主义党。’

曾数度被警方骚扰截拦

NONE另一方面,苏淑桦也向记者阐述与追溯’够了,国阵退休吧’运动的构思、两周前被逮捕的情景,与当局的角力及扣留所内的遭遇,提供有别于官方的说辞。

她解释,’够了’是该党在大会时决定的一项选前热身活动,主要动员党员和支持者参与。除了为大选备战,也突现党的诉求,如最低薪金制、反对私营化医疗制度及消费税等。

党干部从24日至26日兵分南北两路,在各地密集地分传单,特别是店屋、购物广场、巴刹及夜市集等。北马的队伍在九洞推介后,先到玻璃市亚娄,再出发到吉打(亚罗士打及双溪大年)、槟城、太平、怡保和巴眼色海,最后在和丰结束。

可是,他们在亚娄就被政治部警员缠上而闹到警局,抵达亚罗士打市区一样被警方截拦及带返警局。

‘警方虽刁难,北马仍相对顺利;反观,南马频频传来打压的消息,从推介礼当天就出状况。’

事前获知抹黑谣言流传

NONE6月25日却出现了意料不到的转变,北马队伍接下来几天的遭遇轰动了全国。根据苏淑桦,巴士在抵达双溪赖收费站路障前,接获短讯指网上有人散播再也古玛等率众乘巴士到处捣乱的消息(包括巴士车牌号码)。

闻讯不久,巴士就被警方截停。下午3点30分,警方正式援引警察法令第27(5)条文及刑事法典第511条文逮捕众人。

苏淑桦不满地说,全部人在晚上7点已录完口供及拍照,尽管他们一直施压询问何时获得释放,却一直不获回应。

‘他们只说合作就不用担心。即使我们说接着有活动,不如留下几位,他们仍坚持一个都不能走及说要等上头指示。’

‘他们搜车时只带了司机,我们都不在场。直到午夜2点30分才说一律扣留一晚。’

再延扣两天没进行调查

隔天,推事批准延扣30人7天,其中7人即4名中委(包括苏淑桦)、1名支部秘书、巴士司机及支持者被分隔送往槟城警察总部。

苏淑桦证实,7人都被单独监禁,一些扣留者则全程站立接受盘问。尽管推事宣称会监督扣留所的状况,但侵犯人权的问题依然存在。

前律师公会主席苏莱曼阿都拉(Sulaiman Abdullah)在反对延扣申请时则批评,当局除了不当地先扣后查,调查工作也根本不需延扣。

苏淑桦证实,警方在延扣两天内并没有问话和调查,反允许他们观看HBO电影台。

‘警方申请二度延扣当天,我们一早被送到法庭。但却发现推事下午才来,又回威北警区总部。’

‘去法庭前,我们被分批安排到外用餐,唯不见全国署理主席沙拉斯(M.Saraswathy)踪影。警员只说,她已经出去了。我们当时以为她先被带去法庭,没想到之后却被《紧急法令》扣留。’

6名社会主义党被《紧急法令》扣留的领袖分别是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沙拉斯、中委朱进佳和苏古马兰(M.Sukumaran)、和丰支部秘书雷祖玛南(Letchumana)及青年团团长沙拉巴布(Sarat Babu)。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