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患有“人群恐惧症”的政府

人在现场(2) 一个怎么样的政府,会以高压手段来恐吓及打压和平集会的老百姓,甚至歇斯底里地封城锁路,大规模限制人民的行动自由?一个怎么样的警队,会以催泪弹和水炮来攻击手无寸铁的民众,甚至疯狂地向医院建…

人在现场(2)
 
一个怎么样的政府,会以高压手段来恐吓及打压和平集会的老百姓,甚至歇斯底里地封城锁路,大规模限制人民的行动自由?

一个怎么样的警队,会以催泪弹和水炮来攻击手无寸铁的民众,甚至疯狂地向医院建筑物发射催泪弹?

一个怎么样的首相,会以敌视的态度来面对人民要求公平和干净选举的卑微诉求?

2011年7月9日,人群中的我,不断反问自己上述几道问题。

我不希望这一天的诠释被当政者的谎言及主流媒体的歪曲所垄断,所以我以自己身历其境的观察和体会写下这篇记录。

心里同样声音尽在不言中

NONE我和太太在早上10点钟抵达茨厂街之后,陆陆续续看到一些社运人士、普通民众开始聚集在这一带。认识 或不认识的,大家都点头示意,心里同样的一把声音尽在不言中。

中午时段,为数大约3、4000的人群开始在Kota Raya附近结集,朝马来亚银行总部(Menara Maybank)的方向前进。我也跟随在人群中。到了马来亚银行前面的马路交界处,聚集人群估计已有8000到1万人。

警方无理发射水炮催泪弹

重点是,当时并没有发生任何的骚乱或暴力事件。群众不过是高喊’Bersih’口号及鼓掌。

这时候,联邦后备队的水炮车在没有发生任何暴乱的情况下,赫然向人群发射化学水炮及催泪弹。人群后来转移到富都路聚集,并高唱国歌。联邦后备队不久后来到,并再次发射催泪弹。被前后包抄的群众有一部份逃窜到同善医院,我和太太也随着人群躲避到同善医院建筑物的外面。

催泪弹落入同善医院范围

tear gas fire at tung shin hospital 090711 1正当我在想’他们应该不会冲进医院来吧?’的当儿,我不敢想像的一幕发生了。一枚催泪弹突然从天而降,直接打在同善医院建筑群的其中一面外墙上!

眼鼻喉的呛辣不适,无法掩盖我内心的震撼:警方竟然朝医院范围内发射催泪弹!

更叫人失望的是,全国总警长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公然否认警方曾经向同善医院发射催泪弹!除了我之外,现场至少数百人亲眼目睹这骇人的一幕;再加上摄影及摄录仪器高度普及化的今天,难道还有人认为一句话就可以轻易否定事实?

制造骚乱的是水炮催泪弹

china press night version on bersih rally 090711如果说执法单位的谎言只不过是为了交差,那么《中国报》夜报头条的’说好的和平呢?-示威乱隆市’则是不则不扣的误导读者!

在联邦后备队向群众发射催泪弹和水炮前,《中国报》记者有看到任何暴乱、不和平的场面吗?喊口号、唱国歌难道是不和平的行为?当集会群众为了向警方表达善意,以及传达和平集会的意愿而多次蹲坐在马路上时,我们破坏了什么和平?

制造骚乱的不是高度自治的集会群众,而是一枚又一枚的催泪弹、一波又一波的化学水炮。

我们有责捍卫709的真相

NONE在政府的封城堵路下,仍然有至少5万民众走上街头。你可以想像如果我们享有行动自由的话,会有多少人相应这个运动吗?更叫人欣慰的是,过去被认为患上’集会冷感症’的华裔社群,在本次Bersih2.0集会中踊跃出席,其中有不少还是年轻的一代;倒是政府的’人群恐惧症’却越来越病入膏肓。

5万人,就有5万则709的经历,在中央艺术坊的、在中环车站的、在国家回教堂的、在独立广场的,都有各自的经历。把你的经历分享给身边无法出席的友人,别让他们被有关当局的谎言所蒙蔽。

这是我们的709,我们有责任捍卫它的真相!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