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亲身经历:我们的一大步

人在现场(10) 很多人关心又好奇的问,不是说警方封锁隆市了吗?怎么还会有上万的净选盟支持者聚集在富都车站?就从我离开subang说起吧。我们一行三个人吃了早餐就驾车往subang ktm站出发,把车…

人在现场(10)

很多人关心又好奇的问,不是说警方封锁隆市了吗?怎么还会有上万的净选盟支持者聚集在富都车站?就从我离开subang说起吧。我们一行三个人吃了早餐就驾车往subang ktm站出发,把车子停放在火车站,一下车就被几个警察盯着,没有经验的我们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于是把盐等物品丢回上车,装做若无其事的走进车站。

火车站那么小,就有不下八个警察驻守。一上火车,车上马来人居多,很多都在小声谈天。眼神一有交流,彼此给对方一个会心微笑。成功抵达kl sentral,看见各种不同的人群,也是马来人为多。警察选择性的授查背包,看见一位马来人被授出黄衣。我们决定搭monorail到pudu附近,maharajalela站已被关闭,lrt的hang tuah站也关闭了。我们只好选择最靠近pudu的imbi站下车。

踏入times square,有点失望,人群不多,很多来逛街的年轻人和一家几口,零零散散的。我们也不知道何去何从,正好遇上旧同事,就到starbucka喝咖啡。这时开始遇上很多很年轻的男生正装待发。

喝了咖啡接到堂弟的电话,说他们在puduplaza 出发,于是匆匆赶往pudu plaza,一路上碰到三五成群的人,走着走着,全都走在一起,凑成了几十人的小队伍。路边商店的老人家热心的告诉我们"那里那里,他们游行去了那边!"几十人的队伍走着走着,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也越来越长!原来上万的人多是象我们一样,三五成群,若无其事的杀破重围来到kl!

走到pudu 车站前,警方就已经发射催泪弹,我们于是把小面巾拿出来,沾水捂住鼻子嘴巴,和吞食盐。

人群看起来非常壮观,以马来人和华人为主,看起来有上万的人。因为我们稍微迟了,所以我们的队伍join了大队伍后,几乎是龙尾。谁知道镇暴队一来围攻,我们变成了front liner。在呛鼻的催泪弹逼使下,我们渐渐逼近小山坡上的同善医院。也由于开始下雨,很多人来到医院前避雨,可是情况还是和平的。

避雨的同时,遇上了好几个朋友。在同善医院的门口,大多数是华人,年轻居多,也有一家人参与的,和几位六十多岁的老人家。

这时,出现了我永生难忘的画面,一罐象可乐似的罐子在我右边不远处的空中划过,冒着烟雾,从大街的方向被抛过来,第一颗打在不到五十步之外的一楼,然后落在地上,避雨的人们于是往反方向躲避。听见有人呼叫别急,慢慢来,小心,用毛巾捂住口鼻等等温馨提示。人们有秩序的躲避,同时也互相照顾确保身边的人都安全。那时的我一点害怕恐惧也没有,只是无法相信,那是医院!第一颗其实抛中了同善医院的小士多,楼上有人在房里的。后来陆续有几颗落地。我们被逼到同善中医部门的门口,大门打开,但是没有几个人躲进里面。这时的人群多了,多了很多马来人和印度人。有的在维持秩序,有的派发塑胶袋(防雨?),混乱之中,有好几人向我伸出’盐’手。听说吃盐能缓和催泪弹的副作用。

这一幕,让我体会到了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那个问我还好吗的是中老年的印度uncle,给盐的是肥胖行动缓慢的马来男人,撑伞过来给我避雨的是和我同龄的女生。写到这里,又想到在火车上遇见互相给予会心微笑的朴实的中年马来男子,在时代广场低调但内心翻腾着热血的年轻男女,不都是心里穿着黄衣的马来西亚人民!用尽方法,窜进市里,在最重要的一刻,从四面八方挺身而出,岂止五六千人!!

话说回来,我们被重重包围,没有办法之下,很多人躲到了地下的餐厅。餐馆老板不大愿意开门,可是后来还是让许多人进去休息,也有十多个金头发的外国人被逼进来躲开催泪弹的攻击。一直不断涌进来的人不停报道外面的情况,水炮车开近医院停车场,不断向停车场方向喷射参了化学物的水。

在餐馆里,我们手机上网,看见好几个page报道警察冲入医院抓人。于是没有人敢走出餐馆。看着电视新闻选择性的报道,餐馆工作的老男人摇摇头,找了一片白布,把出入餐馆的门上的玻璃遮挡起来,也把门锁上。

我们和几个朋友在躲避催泪弹时走散了。于是不停电话联络,确保对方安全。一个朋友就在倪可汉与siva rasa与警察谈判的队伍里,起初,警察愿意让他们走出重围,于是他致电我们说他正在离开,可是突然间,警察和镇暴队向民众近距离发催泪弹和射水,他和一大群人于是四处躲避。多数人逃跑回到医院,因为已经无路可退,有的人爬上山坡,想到隔壁的华人接生院。

警方和镇暴队竟然向手无寸铁,正在山坡上的人再度抛发催泪弹。我这位朋友与一群人一起被警方追到了中医部的lobby,无路可退,被大声喝令坐下,这时映入他眼帘的是警察针对性的拳打脚踢几个马来青年,这几个青年根本没有挑衅警察的意图,却换来暴力的毒打。我的朋友这时趁机跑开来会合我们。

大概下午五点多,我们和几个外国游客一起离开医院。外面的空气依然有一些呛鼻的气味,一些媒体在采访游客,街道恢复正常,有很多行人来往在街道两旁。辛苦了大半天的警察们在路边歇息,卡车上也已经空空如也。当我们这群暴民走过,他们也不多加理会了。

走到monorail站,发现中环站被关闭。连德士司机都不愿意离开市区,担心回来市区会受阻。平时甚少乘搭公共交通的我们只好先到times square填饱肚子再想办法。庆幸的是,中环站重新开放,我们到达中环站,步行到中环广场的地下道,依稀闻到空气中残留的催泪弹气息。后来才知道,民联领袖似乎在那里被拘捕前也被围攻抛掷催泪弹。

回到家,迟迟不能入睡,一直跟进面子书上的最新消息,媒体的报道开始被广泛的传开来,不枉我从好久以前开始,就把那些男友看过的报纸用来包狗屎。男友和housemate经过今天的事情,也决定连运动新闻都不看,从此不买报纸。这样一来,我们只能靠每天免费派送的太阳报来解决狗屎了。

净选盟提交备忘录不成。709的BERSIH rally失败了吗?

我们说没有!

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穿着时尚的年轻男女,他们也许不关心政治,但是净选盟与政治无关,他们走上街头,为了公平与公正,为了表达他们在乎这个他们生活的国家与未来;我们也看到了不畏催泪弹以及水炮袭击的勇士,被拳打脚踢依然坚持不走,为了追求真正的民主;看见首相即使耗尽国库也打造不来的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三大种族互相扶持与照顾,不分彼此;看到许许多多的人,如路边指示方向的阿伯,餐馆内用白布遮掩玻璃的老板,一举一动,都说明了他们在乎。

回看照片与报道,看见令人感动的画面,以及警方口中暴民给当今大马网站叙说经历感想的来信,心中激荡不已。我为这群勇敢的马来西亚子民感到无比骄傲,尤其突然暴增的华裔集会者,在被人重提历史的梦魇来恐吓和警告下,依然挺身而出,实在是一大惊喜。这也说明了,人民的思想何其成熟与清醒。在集会里很多人是第一次参与,却能表现出遵守秩序,临危不乱,互相帮助的精神,这不就是成功!

709已经变成昨天,成为历史和回忆了,再过一段时间,连回忆也会模糊,久而久之,变得云淡风清。集会的一切可以过去,但是,心中的热血不能不流。

我们不是要做英雄,我们只要回我们的尊严,为自己以及下一代做一些事情,也要这国家更美丽和富裕。献给那些揶揄我们,说我们太空闲没事做的人,那些认为我们做了也于事无补的人,那些相信主流媒体报道的人,那些觉得应该安分守己,置身事外的人,以及很大多数相信只有现在这样"稳定"的政治,才会经济繁荣的人,睁大眼睛看清真相,同时相信巨大的力量是由无数的个人力量凝聚而成的。即使我们被催泪弹洗礼过的眼睛与心灵也更清晰透彻。

感谢我的朋友陪我走过709,我那在前线的堂弟不时拨电给我确保我们安全以及给予指示,我的三伯在面子书转载的一封儿子给爸爸’原谅我无法停止游行的脚步’,让我一大清早起床看了铁定决心出发,感谢在集会里扶我一把的陌生人!

给在最前线的集会者,牺牲小我被虐打也不屈的人,甚至牺牲了生命的那位勇士,您门得到了无数人的尊敬。您的血汗与牺牲,灌溉着庇护着即将开出成功果实的大树。而这大树,经过709,越发茁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