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净选盟2.0后

早上醒来,并没有期待的艳阳天。我侧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眼前的电风扇唰唰唰的把风吹打在我的脸庞上。我按下off按钮阻止他张狂的转动。想起昨晚一位朋友致电来问我今天有什么计划,也交换了一些意见,知道他说会…早上醒来,并没有期待的艳阳天。

我侧躺在床上,睁开眼睛,眼前的电风扇唰唰唰的把风吹打在我的脸庞上。我按下off按钮阻止他张狂的转动。

想起昨晚一位朋友致电来问我今天有什么计划,也交换了一些意见,知道他说会在早上8点到9点这段时间出门到集会现场附近。睡醒的我即可想去,便发了封讯息询问情况。

提着有点沉重的心,走到浴室前,看着睡眼惺忪的自己,思索着。

道路都被封锁,lrt到处都是警察,要怎么到达集会现场呢?如果在半路就被拦截了,怎么办?如果在lrt遇到警察,要用怎样的心情去面对?

刷了牙洗了脸,拾起电话看了看朋友回复的讯息:’在去的途中,lrt站很多警察在巡逻。’

有点害怕了。

打开电脑,浏览下新闻资料后,看到很多同志在前往集会地点的途中已被捕。警察甚至扫荡集会地点附近的各间旅店。

无所不用其极的恐怖霸权,显而易见。

联络了一通前往的同伴相会地点后,收拾了示威游行必需品,有:湿毛巾,瓶装水,黄色上衣。但我害怕黄衣要是摆在太显眼的地方,警察拦阻的话中抓那就糟糕,好在背包里有个小小的暗格,换上白色上衣,穿上球鞋就出门了。

在Sri Rampai与其中一名结伴前往的同伴碰头后,讨论与另外两名同伴相会的地点。便佯装轻松的姿态下,踏上通往净选盟集会地点之路。

我们在wangsa maju lrt站碰头,其中一名长相帅气的同伴Nick,他建议我们一伙人先到KLCC,再从KLCC步行到 Stadium Merdeka与众前往的同志聚首。我们达成共识后,便搭乘Lrt前往目的地。一路上,大家都默不作声,相信心里应该承受不少压力,我当然如是。想起担心着我的老爸老妈,想起前往集会的同志们,让我的心一直没办法平静下来。

抵达KLCC,游客还多过本地人。大家仍然嬉笑怒骂的逛着街,吃着甜点,买着衣服。我们在KLCC的Food Court吃过了早餐后,决定不搭lrt前往,选择以步行的方式前进。我们的计划是,先步行到pavillion,越过sungei wang,通过times square后,再步行到Stadium Merdeka。

但,我们的行程到达sungei wang时,收到最新消息集合其中一批人的集合地点改在茨厂街附近。我们走到time square外围后,看到通往stadium merdeka的那条道路一片风声鹤唳。就打算绕过警察总局,再步行到茨厂街那里。

由于大伙儿也走了不少路,或多或少心声已经觉得有些疲惫。我甚至一度怀疑自己,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但我还是与同伴们一同前进。

来到富都车站后门,茨厂街外围附近。我们从远处已开始看见聚集的人潮。站在那里的人群们,手臂上都绑着红色布条。一开始还以为是巫青支持者们,后来才知道不是。但确切的身份我到现在其实还一头雾水。

我们慢慢接近聚集的人群。不管是路人还是游客,还是附近商店的商家们,也都纷纷走上街头,手持爱疯还是手机,替所有参与集会的人纪录下这历史性的一刻。

我们越是接近,越是兴奋。在靠近隆雪华堂的道路附近,净选盟的支持者已在远处高喊净选口号:

‘HIDUP BERSIH!,BERSIH BERSIH!HIDUP RAKYAT!’

原本害怕的心情,随着口号的呼喊也跟着莫名高昂了起来。巧遇那位前一位通过电话的朋友,打声招呼后,我与同伴们便加入人群,人群里夹杂着三大民族,甚至还有戴上原住民传统头饰的支持者加入我们的行列,齐齐高喊净选口号。

那澎湃的滋味,我这一生应该都不会忘记。

我和同伴跟随人群,群起高喊口号,加入替人民诉求的行列。警方的直升机在上空不断盘旋。每当经过我们上空,我们所有人便会高喊并向他打招呼。甚至还有人向他比中指,那场面实在让人无法自拔。

我们跟着人潮前进。在游行到Maybank大楼下时,人潮前所未有的聚集在一起。我们依然群起高喊净选口号。让我意外的是,我看到很多妇女,女性,原来也在游行的行列里。

没过多久,另一批人潮从另一个方向前来聚首。我们这个阵营的所有人齐声欢呼欢迎。

跟着,我们不停的高喊我们的口号,直到警方镇爆队伍的前来。

一开始,镇爆车只是停在那里,等着人群的驱散。但所有人看到警察来到,仿佛被某种东西激发了情绪,口号越喊越大声,人们的情绪越来越高昂,似乎不受控制。

但,我们就只是站在街头,高喊着所有聚集在那里,不,是全马上下左右所有人的公平,自由,还有正义,他们却开始发射水柱,抛出催泪弹。

人们意外的有井有条的撤退,我也跟着尝试维持次序的几个同志,喊出:’Slow!slow!Jangan Tolak!’希望不要有人跌倒而受伤,还是被催泪弹的烟雾所熏到。

警方仍然步步逼近,尝试进一步的驱赶人群。害怕的群众往巷子里逃窜。我和同伴被逼逃到一条小巷后的煮炒档厨房。

在这次示威行动中,让我感到感动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现场尝试按捺人们心态的同志们。如果硬要以宗族区分,就是在巷子后分派粗盐给我们的马来同胞。煮炒档的老板也很好心肠,把盛满粗盐的瓮子无条件分派给我们,在

一旁的马来同志帮忙分派并询问谁需要水来纾缓遭催泪弹攻击后的刺痛感。

随后,我们再度加入游行行列,战场退守到富都车站前的那一段道路,继续为全马人民高喊:

‘BERSIH BERSIH!HIDUP RAKYAT!HIDUP BERSIH!KOTOR BN!’

群众与警方的镇暴队僵持不下。我们站在富都车站前的那段道路,仍群起激昂的不停喊着正义的口号。

这时我才瞧见,有个残障了的仁兄,原来也加入了游行的行列……

过了不久,有几位仁兄指示我们坐在道路上,像是准备以静坐示威。所有人高举双手,激动的情绪充斥着整段道路。

我们还是一样,在什么都没做的情况下,镇暴队再次向我们抛掷催泪弹。

所有人慌张逃命。我连忙抽起一早就放在包包里的湿毛巾与瓶装水,试图降低催泪弹所带来的杀伤力。我们往后逃跑,所有人不停咳嗽,眼泪与鼻涕不受控制的争相夺出。

手上有带着盐巴与水的同志们这时担当起照顾人群的角色。大家不分你我的互相帮助,互相传递清水来减低被催泪弹所刺激的皮肤与眼睛。

此时,天空像是呼应着我们诉求公平与正义的声音,漠然下去大雨。全场人们情绪鼎沸,所有人振臂欢呼。对着镇暴队,对着老天,高喊我们的口号。过后,我们在大雨中唱起国歌,场面温馨非常,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异常讽刺的在此刻完美体现。

人群稍息片刻后,再度群起涌向封锁道路的镇暴警察。这一次,我们手拉着手,不管旁边的人是谁,不管他是什么种族,我们清楚知道,此时此刻我们的心已经连在一起,我们清楚知道,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

我们跟着人群向镇暴队伍施压,要求他们撤退好让我们通过,继续游行到Stadium Merdeka。但,镇暴队再次以催泪弹问候我们。

人们当然受不了催泪弹一次又一次的威胁。许多人已经抵受不住催泪弹一次又一次的威胁。镇暴队伍乘势逼近逃窜的人们。有的人逃到敞开少许店门的店屋里。坐着轮椅的仁兄被某个人以极快的速度逃跑。然而有更多人选择逃到同善医院里避难。

我和同伴也逃到了里面。经过讨论后,我们没办法再承受催泪弹的攻击,所以开始计划逃命。毕竟,孙子兵法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们躲在同善医院旧楼里。这栋建筑已经废弃,许许多多的人已逃进这里。几位马来同胞进行向真主阿拉祷告的回教仪式。我与同伴继续计划着逃命的路线。

一时之间,惝恍无助的感觉涌现。开始有点担心警察要是杀进来强势逮捕与害怕逮捕后回不了家的命运。

外面仍然一片混乱,仍在游行队伍中的人群此时已经剧减。警方又再乘势逼近,同善医院与华人接生院此时也已成为警方眼中的战场。催泪弹烟雾袅袅升起,完全就不顾及医院里的病人与孕妇,甚至婴儿的处境。被权力与私心摆渡的可怕行为完美尽显。

整段道路的前方与后方都被警察封锁。Nick与另一名同伴Steven先行到医院外围查看。我和另一位同伴阿乃仍躲避在里面。这时,有个在医院里工作的安娣从楼上探出头告诉我们,后面有条逃窜的路线,还说有的逃就逃,中抓了后想逃就很难了,上帝会保佑你们。

此时此刻的关心与祝福,也让被困在当场的人们的心,顿时暖了一片。

随即,我们到后方查看逃窜的路线。很多人聚集在同善医院新楼层前的广场处。场面其实不像遭到威胁后逃跑的狼狈样。大家散落在四周,各自讨论着刚才所发生的事。

但后面却没有逃离范围的路线,我和阿乃联络与我们走散的另外两名同伴。警察四散在周围,悠哉悠哉的模样看了就让人感到气愤非常。

和同伴在某间妈妈档碰头后,我们坐了下来休息了一阵。各自都感到能参与这次示威行动而不枉此行。我们还与一位方才有在示威现场一起呐喊的马来大叔聊了几句。

随后,我担心警察会穷追不舍来到这里逮捕方才示威的我们。便草草的把饮料喝完,准备回家。我们同时也收到最新消息,示威集会还没结束,他们把地点改在 Bukit Nanas,但我与同伴们都觉得我们的任务已经结束,我们已把心中的意志与诉求告诉了他们,持续硬碰硬的话,真的担心会发生什么暴力事件,这是我们,以致全马上下的人们,最不想看见的。

随后,我们搭不到德士回wangsa maju,只好再度步行到KLCC搭Lrt回家。当我们一抵达通往KLCC Lrt的入口处时,愚蠢的保安危言耸听,关上门栏,告诉群众示威人潮挥着刀抵达KLCC,担心他们会跑进来伤人。

我们怕被抓,随即走到KLCC的餐厅等候。餐厅的位置处于高处,我们从玻璃窗户望下去,示威的人潮已经消散,剩下的就只有小题大做的流氓红头警察。

我们非常疲惫,持续从手机关注最新的动向。知晓躲藏在同善医院里的一些人遭到逮捕,我们庆幸之余,也希望被捕的人们也能够平安的返回家中,我默默的祈祷着。

等上一段时间后,我们打算再次去看看LRT重新启动了没。但一抵步,许多人蹲坐在入口出两旁,也巧遇学校里的同事,从他口中得知LRT入口还未开。愤慨失望之时,我们决定到门口打算情况。

骑兵与镇暴部队仍然驻守在KLCC门前附近。Nick与阿乃胆大的跑前与他们合照。随后,我们以另一个入口进入Lrt站,准备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也巧遇另外几位刚才有一起参与示威游行的马来同志向我们小声说出示威口号。我对他微笑,他也扬起嘴角。大家在这一天清楚的认定了彼此,让我倍感窝心。

与同伴道别后,安全抵达Sri Rampai Lrt站。回想起一整天下来所发生的事,仿佛就像是一场梦。

马来西亚,虽不平静,但还有救。

大游行后记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们走在街头,我们一起对抗蛮横的警察,一起捱催泪弹,一起高喊公平与正义的口号,一起在豪雨中高唱国歌的时刻。

为,所有冒着生命危险的同志们致敬。

为,所有不小心被逮捕的同志们献上万二分的歉意与致敬。

替,在游行示威中去世的那位同志行万二分的敬礼。

或许有人仍会觉得,马来西亚好乱,好多人中抓了,好没安全感,好想离开这个国家。

我们没办法阻止你这么想,我们没办法将你洗脑,告诉你说:’你他妈的怎么没脑?’

没必要,也太主观。

在参与示威前,很多人难免会担心,会害怕,会焦虑。

我当然也会,我他妈也是个人。但我提起那些微的勇气,用行动来证明我的理念。

在你担心受怕后,在你不站在同一阵线后,在你不支持此次游行后,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担心受怕?你为什么选择不站在同一阵线?你为什么会不支持?

你当然有你自己的理由。但我也希望不支持,害怕,不鼓励此次行动的人们,替那些拾起勇气上街游行的人们,报以感谢与敬畏之情。对那位因为此次事件而死亡的同志,报以缅怀之意。

也请那些完全不晓得发生什么事的小弟小妹,是时候应该开始关注此等事件。因为分分钟,你会因为国家的一蹶不振,而被送到印尼还是菲律宾当佣人。

709这一天,马来西亚民主被唤醒的一天。所有人应该记得这一天,那些上冒着危险上街游行的人们,被逮捕的人,死去的那个人。

大家都是英雄。

但,这只是开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我们走下去的动力,就是大伙儿的支持与鼓励。就算你选择冷眼旁观,也请你收起你的嘴巴。因为,大家的努力,并不是白费的。

最后的最后,我要谢谢在我决定参与游行后不停发讯息与致电给我的朋友,你们让我觉得我并不是孤军奋战。

谢谢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