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希望,我看到了曙光

人在现场(17) 7月9日,我选择了走向街头。在两三个星期之前,我就已经告诉妈妈说我要去参加这个游行。原以为妈妈会阻止我,可是她并没有,反而是一向以来敢怒敢言的爸爸拨电给我叫我不要去,他害怕担心我会被…

人在现场(17)

7月9日,我选择了走向街头。在两三个星期之前,我就已经告诉妈妈说我要去参加这个游行。原以为妈妈会阻止我,可是她并没有,反而是一向以来敢怒敢言的爸爸拨电给我叫我不要去,他害怕担心我会被逮捕。我很敷衍地说了’嗯,是啦是啦!’便挂了电话。可是我心中那团要去游行的火从开始到现在从来就没有熄灭过。

我想了又想,告诉自己’我总不能那么自私呀,让别人壮烈牺牲,而我就在家里坐着摇脚啊’。这片土地是你,我,他的,我也应该像其他勇士们一样为这个国家的民主付出。这个国家存在着很多不公平的政策。所谓的民主,公正和言论自由,很多都是政客说了算算而已。

真正的民主,有必要把人民当作是犯人一样进行大逮捕吗?我们何罪之有?难道要求一个干净和公平的选举也有错吗?很多身边的朋友在游行之前劝我’你不要去这个游行啦!很危险的,你还是学生,万一有什么事情被捉到怎么办?你不害怕被逐出大学吗?’之类的话等等。朋友们,老实告诉你,我是害怕的,可是我的心存在着很多的不甘。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在7月8日考完试后,晚上乘搭轻快铁进入吉隆坡市与游行同伴会合。

7月9日这一天来了,我看见很多人从多条街道涌进了我和同伴的方向。走入人群后,大家手挽着手,站在一起,两度高唱国歌,高喊人民万岁,人民干净等等的口号。直身机不停地在上空盘旋着。我们还不时向经过的轻快铁搭客们挥手,向德士司机挥手,他们也鸣笛以示支持。

我看见一个年约50-60岁的印度uncle两手撑着拐杖,身穿黄衣,虽然只有一条腿,仍是与健全的我们站在同一阵线,这一刻,我内心撕裂了,想哭了。在途中,遇见许许多多的异族同胞们,不禁向他们点头微笑以示我们都是自己人,我们不分种族,不分你我站在同一阵线,我们都是爱国者,我们都很珍惜很感激这一片土地是大家的。我又想哭了。

在游行期间,镇爆队发射了数不清的催泪弹来驱散群众。大家一度被疏散后又从新地聚集在一起。这时候当大家走到了富都车站前,警方与镇爆队前后包抄了我们。向前进又不是,向后退更加不可能。警方与领袖们谈判,说好让我们走去Jalan Sultan,前提是我们必须和平地走,不能引发骚乱。大家应声地说没有问题。这时的我站在挺前面,接近领袖们。殊不知,几分钟后,镇爆队竟然向渴望民主自由的人群发射了很多颗的催泪弹。可能是站在挺前面的关系,被催泪弹熏得快要窒息,群众们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大家纷纷’逃亡’!原来,我们被骗了!我要问:警察,说好的和平呢?

这时候,听见很多人说’我们跑进去医院里面吧,猜想他们应该不会对医院怎么样。’当时我还站在医院外面的停车场,目睹了水炮车一步一步驶进了医院范围外面,大家察觉不妙,赶紧跑进医院里面,我也跟着跑,因为看到了警察冲着我们而来。在跑的时候,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催泪弹一颗一颗得掉落在医院范围里。我,彻彻底底得失望了,真的很愤怒!这一刻,每个人都在骂,他们失去理智了吗?!他们是疯了吗?!!大家都很沮丧地坐在医院大厅,其中一个朋友对我们说不要再逃了,他们要捉就给他们捉个够,其实我也这么认为,虽然还是有丁点害怕的感觉。大家静静地等待最终,还是没有被捉。

我和同伴们最后还是慢慢寻找出路,因为看到外面的群众已被疏散地七七八八。慢慢走,还是回到了我们的原点-Petaling Street。我的第一次游行就这样结束了。我终于在马来西亚人民身上看到了希望。我19年以来第一次看到了三大民族是如何团结起来,如何渡过重重难关。我又一次地想要哭了。马来西亚人民,谢谢你们让我看到了这片土地的曙光,让我看到了希望,我爱你们。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