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报警召救护车提不同理由 反贪会否认先替死者备好口供

前雪州关税局助理总监阿末沙巴尼离奇坠楼命案今日在吉隆坡验尸庭续审,直辖区反贪会一名执法助理在沙巴尼坠楼出事后报警及叫救伤车时,给予不同的理由。验尸庭第16证人直区反贪会执法助理卡立(Khalid Am…

前雪州关税局助理总监阿末沙巴尼离奇坠楼命案今日在吉隆坡验尸庭续审,直辖区反贪会一名执法助理在沙巴尼坠楼出事后报警及叫救伤车时,给予不同的理由。

验尸庭第16证人直区反贪会执法助理卡立(Khalid Amir Muruphy Abdullah)证实,他急召救护车时阐明沙巴尼在反贪会受伤,惟他在10分钟后报警时却说沙巴尼是自杀的。
 
卡立强调,由于反贪会一直善待本身的嫌犯及证人,因此他认定沙巴尼是从反贪会三楼自杀身亡的。

除了自杀想不出其他死因
  
‘我们对嫌犯及证人都很好,因此除了自杀,我当时想不到其他理由。再者,我当时过于慌张。’
   
沙巴尼坠楼验尸案今天进入第六天,38岁的卡立接受家属代表律师阿达星引导下,这么指出。

卡立是案发时致电警方及救护车的官员,从2007年12月起担任直区反贪会调查组官员至今。
  
死者一开始被发现或活着
 
卡立也是反贪会其中一个负责全国检举关税局行动官员,以取缔收贿的关税局官员。今年4月6日案发当天,由于沙巴尼重返反贪会改口不承认索贿,卡立被安排跟其同僚负责调查付贿运输公司。 

不过,卡立一直无法解释仅是10分钟之隔,其报警及致电救伤车的原因为何大有出入。
 
NONE这令反贪会律师沙菲益被迫再传召此案证人亨丽达(Henrita Serai anak Andrew Lenggi,右图),即第一名发现死者的直区反贪会助理执法员。亨丽达证实,她在反贪会大楼三楼茶水室往外见到沙巴尼倒卧在一楼羽球场处时,从头部流出的血只有一个虎口直径般阔。
 
改口称现不知沙巴尼死因
  
然而,沙菲益指出,当沙巴尼遗体最后被发现时,其血迹已经进一步扩散,变成大滩血,这意味沙巴尼被发现时可能还活着。
 
‘这可能是他的心脏当时还跳动着。’ 
 
卡立也在沙菲益引导下,改口说他报案时认定死者是自杀,然而现在却不知道。
 
除此,第15证人直区助理执法官员罗斯里(Mohd Rosly Mohd Saupi)则在供证时透露他在命案四天前盘诘沙巴尼的情况。
 
由于这名28岁的证人在盘诘下,声称本身在45分钟内透过电脑输入准备沙巴尼的5页口供书,因此遭家属代表律师阿达星’铐问’,以挑出其口供毛病。

45分钟内完成5页口供书

  
罗斯里说,本身拥有良好的打字技巧,才能在45分钟内打出5页的口供书,完全没有使用’拷贝与粘帖’的技巧,这份口供书更不是事前已准备好。
 
罗斯里当天早上10点半为阿末沙巴尼进行访谈,主要是了解后者财产状况,他于11点15分开始输入资料,直至中午12点为止。
 
罗斯里也透露,本身没有使用任何恐吓技巧,为沙巴尼录取口供。

验尸庭今天一口气传召七名证人,其中两名是警方处理紧急热线999的警员,一名是吉隆坡中央医院救伤车人员,以及四名直区反贪会官员。

令沙巴尼招供官员今上庭
  
其中最瞩目的是赛尼查(Sheikh Niza Khairy Sheikh Mohamad),因为他曾于今年4月4日获沙巴尼招供,曾向两运输公司代理收贿。不过,这名官员却在命案后,被处分暂停职务七个星期,又被调派往反贪会学院。
 
不过,赛尼查仅是初步透露他涉及调查此案的经过,包括他领导队伍赴沙巴尼办公室、住家进行搜查与充公。验尸庭随后于下午5点就将审讯展延至明早,因此他来不及完成供证。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