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不要怕!

人在现场(22)709大集会从开始,我就决定了参加。我没有告诉家人,父亲去世了,家里只剩老母亲一个人,如果发生甚么事,我就只有保险金和公积金留下。 或许还可以让她的生活撑个几年!但这没法说服自己留在家…

人在现场(22)

709大集会从开始,我就决定了参加。我没有告诉家人,父亲去世了,家里只剩老母亲一个人,如果发生甚么事,我就只有保险金和公积金留下。 或许还可以让她的生活撑个几年!

但这没法说服自己留在家。政府一再警告,土权一再恐吓,我很害怕,但我告诉自己,除了害怕本身,不应该还有甚么事是值得害怕的,并且害怕与行动应该是两回事!

Lawyer for liberty主办的小讲座让我比较定下心来,人民清楚了解自己在宪法下所赋予的权力;就算被逮捕,我们也要坚持自己的人权。

直到出发前的一晚,母亲在晚餐里,问了一句,你明天是去示威吧?我这才顿了一下,不知道她从哪知道这消息。故做镇定,我说自己只是去看热闹。她没说甚么, 只叫我别穿黄衣!

出发往吉隆坡的途中,按照计画,我们都让自己看起来像游客,悠哉的在街上拍照,在茨场街拍照,享用美食。在电动火车里看见外头已经开始在进行逮捕行动,我们都很紧张。到了茨场街我们就在那绕啊绕,最后决定在小吃店里坐,等着时间到来,这里都很平静。

就在1点钟,我们就和在苏丹街的人群接上。这大群的人之前到底躲在哪里?突然间的出现,让我们都很吃惊,连身边的印度妇人也这么问我。

大约两点我们随着游行队伍来到马来亚银行,才停著演讲不久,警方就发射水炮和催泪弹,人们互相走避,但也很快的合拢。我没带毛巾,只能用手掩盖著口鼻减少催泪瓦斯的辛辣感,这时一位马来青年递过一块毛巾给我,我才有可能撑去。一路上,我们和马来人握手,一起前进。

镇暴队一再进逼,把我们围困在富都车站和同善医院之间,还一直发射催泪弹和水炮,这根本不是驱散行动,人群没地方散开,这是惩罚行动!

我和朋友失散,又重遇。我们被困住了。最后决定走险棋,朝镇暴队的方向走,再从富都车站地下室绕过镇暴队的前线,怎知刚从地下室出来,水炮车还在向零星的人群开炮。我们攀墙而过,尝试走回茨场街。这时大约20位警察突然冲向零星的人群,强硬的把一些人扯出来。一位马来妇女的丈夫被捕,因为不肯和丈夫分离,而情愿一起和丈夫一被逮捕。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国民团结的日子,因为这次游行,让我们觉得马来西亚还是有希望的。和平请愿没有想像中可怕,没有妇女被非礼、强暴,没有街头暴力,没有烧车,没有人对警方动粗。催泪弹虽然辛辣,但不会致命!我们还有律师一路上观照着!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