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暴力的政府,团结的人民

人在现场(24)2011年7月9日,进城之路变得如此艰辛!来了吉隆坡2年余,出门都是靠公共交通,虽然住的地方有点偏远,也没有靠近任何地铁站,但是附近很多政府租屋,人民对公共交通的需求很高。所以唯一到吉…

人在现场(24)

2011年7月9日,进城之路变得如此艰辛!来了吉隆坡2年余,出门都是靠公共交通,虽然住的地方有点偏远,也没有靠近任何地铁站,但是附近很多政府租屋,人民对公共交通的需求很高。所以唯一到吉隆坡的公共巴士Rapid U68效率还不错。平日,U68都会从起始站Taman Sri Manja一路载送乘客,到最后一站的Kotaraya车站,没有延误。

一如往常,我在7月9日早上也搭着巴士出城。我有电子卡,所以我没有问司机,巴士是否会开进城。不久,一位投零钱的妇女上车,她问司机:’Hari ini bas ada pi kotaraya ah?)(这辆巴士会到Kotaraya吗?)司机玩味地回答说:’Tak boleh beritahu you, nanti baru beritahu.’(不能告诉你,等下才告知。)

接近到谷中城的那条大路,警察已经开始封路了,前面已经是一条长长的车龙,那时候是早上8点半左右。此时,司机先生说话了,要在谷中城下车的乘客,请在这里下车。(乘客要走一段不短的路才可以到谷中城),要到城中的乘客,我们另有安排。就这样,司机把我们载到Universiti LRT站后,就扬长而去。

抵达KL Sentral时,接近9点,我走到朋友住宿的酒店与他们会面,一路走来,见到不少熟悉的脸孔与朋友,大家都会心一笑。朋友住在砂拉越,两个星期前决定买机票过来参与这个被列入非法的集会。是的,我决定参与集会的时间点也是两星期前,看到警方大动作逮捕了这么多无辜的人后,这个决定就成形了!同行的,除了有集会经验的朋友,还有三个第一次参与集会的朋友。

一行数人,搭乘monorail到maharaja站,经过陈氏书院走到茨厂街的时候,通往stadium merdeka的那条路已经被警察用铁丝网围起来了。原本热闹的茨厂街,这个早上非常冷清,唯一开档的早餐店生意非常火红,我们也在那儿享用了早餐。朋友本来想要买书,但是附近的书店都没有开,我们就在附近闲逛,又吃了去火气的龟苓膏,等时间过。(那家店家在今天营业,生意真的好到不行啊,超多人的啊!)

近12时的时候,人群开始多了。我见到朋友的姐姐与丈夫以及两名友人一起前来,这也是第一次游行的朋友,就邀他们加入了我们的队伍。刚开始的时候,等时间过,时间记得清清楚楚的,但是后来,被催泪弹与水炮攻击后,时间没有记得太分明,但是难过的感受却清清楚楚地记住了,是这个霸政让我第一次觉得游行像逃难,而且还第一次感受游行被催泪弹与水炮侍候!

我想起在台湾参与的无数次游行,虽然也有警方的介入,也有发生警民拉扯的场面,但是从来没有看过任何水炮车与催泪弹!2008年6月去韩国旅行时,遇到成为全球头条的韩国民众反对开发美国牛肉示威,我住在附近民宿,时常会经过示威群中,警方没有动粗,民众也没有暴动,我一个旅人安全无恙地来回这个地区。

而在2008年9月到印尼椰加达探访朋友兼旅行时,无独有偶,又让我遇见大游行。当时大约5000名来自各界的示威者,在一座广场前举行请愿活动,反对政府通过引发争议的反色情法案。广场另一厢,则是支持政府决定的示威者。在示威场合当然会看到警方,但是警方的任务是维持秩序,避免两派起冲突。我们在这广场附近,看示威人群,拍照,同行的朋友还向公园的小贩买了一个风筝来放。

但是场景转到709,警方的态度就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聚集在富都广场附近后,不久就被警方包围。旋即不久,警方源源不绝的水炮车与催泪弹就来了。感谢那些勇敢挡在前面的人,我没有受到化学水炮的攻击,但是还是逃不过催泪弹的袭击。

要怎么形容受催泪弹袭击的感受呢?诗人朋友说:709教会我的事,从此不惧怕Wasabi!但是那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呼吸管道燻热的感觉,却会让人觉得快断气了。当然啊,催泪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经被军方使用,威力不可小觑!

催泪弹接二连三地向富都广场那儿发射,我与友人们往富都车站地下车道跳下去避难。逃到那儿时,看到这么深的车道,我实在没有勇气跳下去,但是后面有追兵(就是警察追我们),我还是鼓起勇气一跳了,而这一跳,我才发现人在危难中的潜力无穷!

接着,因为我们被包围,所以大家就在富都车站前休息。开始只是下小雨,人群中开始有人唱起了国歌,大家开始站立唱起了国歌。是的,这是我这辈子唱得最大声,最发自内心的国歌。我会记住与大马不同族群的朋友,大家一起在强权面前唱国歌的一幕,那一刻,我们都是骄傲的Anak Malaysia!

雨越下越大,我们跟着人群,穿过小山坡,疏散到同善医院后方。此时,警方已经在后面紧追,大家很有默契,保护女性们攀爬上小山坡。那刻,气氛很紧张,感觉自己像在逃难,但是讽刺的是,我是在自己的国家被自己国家的警察追赶,罪名是在自己的国家参与集会游行!

上了小山坡后,我们到了同善医院后方,雨非常大,我们安静地在后方建筑物避雨。突然,白色物体往我们避雨的方向射过来,大家纷纷逃命,催泪弹竟然射向医院了。我们本来想往医院前方跑去,但是前面烟雨更浓,被更多催泪弹攻击,我们只好在原地不动。此时,朋友的姐姐在吸了催泪弹,加上胃痛发作,感觉不适,大家七手八脚把身边的药物与食物给她。

周围都是警方,朋友的姐姐决定现在医院休息,待身体好了些再离开,交代她丈夫有什么事情再与我们联络后,我们往茨厂街撤退,还没有走到茨厂街,远远看见那儿又受到催泪弹攻击了,烟硝四起!(想不到我可以在马来西亚用上这个战争字眼,感谢大马警方,感谢纳吉!)

我们沿着茨厂街走到陈氏书院前,已经接近4时许,警方镇暴队依旧守住那条通过Stadium Merdaka的道路。不久,人群接到要撤退的指示,渐渐散去,突然听说警方在人群要撤退的时候,又动手抓人了!大家加快脚步,很有纪律的加快脚步散去。

709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政府带给我的不便也没有结束。群众要散了,要回家了,政府的地铁站还在关闭状态,是怎么一回事!直到见到一大群警方进驻地铁站后,pasar seni地铁站才可以运行。而警方的封路行动就到处为此吗,错了,我在Taman jaya站下车,要转搭巴士回家。一下站,巴士站空荡荡的,原本排列一阵排等着载客的计程车也不见踪影,原来警方又在周围封锁道路。我走了一阵子,到了附近的大路旁,才顺利截到计程车回家。结束了这个见证政府荒谬,警方暴力,但是人民团结的一天!Yes, I am proud I was here, I am proud I am Malaysia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