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长发扣留5天终获释 惟招牌黄衣遭警方充公

尽管709大集会当天被逮捕的1697人已经在同一天就被释放,但是在大集会前夕独自一人在茨厂街抗议政府镇压净选盟的砂拉越人许长发,至今遭到警方扣留长达5天,才在今日傍晚获释。警方是在今日傍晚6点於金马警…

尽管709大集会当天被逮捕的1697人已经在同一天就被释放,但是在大集会前夕独自一人在茨厂街抗议政府镇压净选盟的砂拉越人许长发,至今遭到警方扣留长达5天,才在今日傍晚获释。

警方是在今日傍晚6点於金马警区总部释放他,不过他身上的招牌黄衣却惨遭充公。

声称扣留期间遭警员殴打

负责跟进许长发情况的社运人士黄文强透露,许长发的黄衣是较早前在武吉加里尔警察局就被充公,而他抗议时手持的纸牌和国旗则被收在敦李孝式警局。

因此,黄文强也必须借出其衣服让许长发穿上,他才能够顺利离开警局。

‘他将在明日召开记者会,他声称本身在扣留期间遭到警员的殴打,导致他晕倒。’

较早时,根据刚在今日探访许长发的社运人士黄文强透露,这名砂拉越人是被警方扣留在武吉加里尔警察局,接受调查。

坚持先见律师昨日才录供

NONE由于许长发坚持要求会见律师,因此警方迟至昨天才向他录取口供。

‘他要求录取口供之前,必须先咨询法律意见。但是,所有净选盟被捕者都不获准咨询法律意见。’

‘他看起来还是精神抖擞,并且表明本身已经准备好被捕。’

警方尚未决定是否要提控

黄文强也表示,警方告知他,许长发目前是在社团法令下被捕。

‘许长发说扣留令将在星期三届满,而警方也给予配合,允许外界携带食物和饮水给他。’

‘我将在警察局等看他今天是否会被释放。’

黄文强也说,警方尚未决定是否提控许长发。

许长发来自砂州诗巫,他被砂州当地媒体戏称为’独立怪人’,曾经在砂州选举期间竞选武吉阿瑟州议席时,当众火烧《火箭报》,过后又崩溃痛哭。

集会前夕一人茨厂街抗议

他是上周五独自乘搭飞机前来吉隆坡,并身穿自制印有他名字的T恤,独自一人在茨厂街抗议警方镇压净选盟。

他一手高举马来西亚国旗,一手则举起一个自制的木牌。木牌上写着’干净’旁边则附有一个手铐的图画,下面则写着’肮脏 OK?’的字眼。

他一面挥舞国旗与木牌,一面高喊’干净就被抓,肮脏就OK。’结果,马上吸引警方的注意,并且将他逮捕。

尽管警方在隔一天709集会逮捕多达1697人,并且在同一天就将所有人都释放,但是许长发却始终没有消息,因此也引发家人和非政府组织的担忧,担心他已经失踪。

网民也在面子书上也他设立一个专页,称赞他是一名勇者。

【点击观看短片】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