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你是我最重要的决定!

人在现场(31)我时时刻刻的关注Bersih2.0的进展,因为它关系到马来西亚子民的未来,务求一个更公正,更干净的选举制度。由60多位团体组成下的净选盟受到执政党的刁难,恰又得到觐见苏丹的机会,我的心…

人在现场(31)

我时时刻刻的关注Bersih2.0的进展,因为它关系到马来西亚子民的未来,务求一个更公正,更干净的选举制度。由60多位团体组成下的净选盟受到执政党的刁难,恰又得到觐见苏丹的机会,我的心不禁的为整个民主感到希望。

但出尔反尔的政府令我们都彻底失望。每天的新闻犹如180度急转弯,支持者从坚持不懈,到雀跃,到失望一直到不放弃,终于还是原定计划照跑,相约大家到默迪卡广场,为自己的自由和未来站起来。

在参加集会之前,我担忧自己能否面对人群你推我撞的风险,面对警察,最重要的是如何向家人和男友交代。前一晚,我还是拿不定主意。朋友们不断传简讯,问我有没有参加,要准备些什么等等。我不禁的问自己我怕什么?有了Bersih2.0的参与守则,有5000民职工团队的负责指示,有300名的律师,有志愿救伤队准备,我想不到任何的理由不出发。重要的动力,还是有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和同事一起作战。

7月9日早晨的天气还算凉,应该是个好天。于是,在八点钟我穿起工作服打扮去公司,以躲避路障的问话。到达公司,同事们开始分析路况,老板驾着电单车绕着市区了解情况。男友的电话就来了,劝我留在公司别做牺牲品。我没多话,因为我知道我自己坚持的是什么。盖上电话之后,就准备出发。由于多个LRT都有警察备守着,我们8人不得不在1130am从Bangsar LRT下站到Pasar Seni。

沿着路上,警察向多名的友族检查书包,查身份证,也看见一辆一辆载满人的警察车从身旁经过。我们大胆的从茨厂街走到Kotaraya探测情况,躲在周边商店的人群正在蠢蠢欲动,更惊喜的是看见很多的华裔青年和女性,纷纷都在茨厂街等待。我和Oliver也很迫不及待希望赶快开始。

12点半,太阳到顶。终于,茨厂街里听到到人群的口号声,周边的人纷纷参与,我和Oliver参与其中,一路走到Puduraya。那真是惊人的场面,人群从四面八方汇集,更是看不见尽头。我们即刻爬到山坡上的马银行总部,更要看见那人涛汹涌的壮。人群中有年迈的Uncle、Auntie、残障人士,都依然勇敢的站出来,为我们的未来高喊。那一刻我真的心情澎湃,很感动。所有的参与者都很和平,对每个人都保持微笑,没有一点的恐慌。大家不约而同的呼喊’Bersih’的口号,多么的振奋人心!这就是我们要的和平集会。我们都做到!

没多久,人群逐渐走向警方防卫,当我们打算走下去参与大队时,水炮车开始向人潮发射催泪弹与掺有化学物质的水,人群向后逃跑,旁边的人开始往我们这里的斜坡上爬,那一刻,我有点紧张了,因为在人群里会危险。烟雾在直升机翼的打动下,把所有的烟雾都扩散到更广。我和Oliver都受到催泪弹,即刻撤退到马来亚银行总部,步行时我们从背包里拿出毛巾,往面上盖。我的天,我简直没办法呼吸,眼睛开始疼痛。我不停的拿下面巾呼吸,但Oliver却要我别拿下,因为这样呼吸得更多。这时候,身旁的友族同胞即刻拿下我的毛巾,把水往我的毛巾倒,然后盖住我的脸。这时,我才得以喘一口气,慢慢的走到尾端坐下休息。

身边的友族同胞们不停用水往头上淋,还不断问我:’Are you ok?”。 还把盐给我放在舌头上,减轻痛苦。那刹那,真的感动到我。。。我这小女子做过了什么?他们还不断的关心受催泪弹影响的人。这真的是我们族群守睦相助的精神,One Malaysia。

街道上的人群又开始要聚集起来。Oliver预先告诉我一个逃生门,我们也准备往斜波下再次出发。忽然间,一堆的人在斜波上开始逃跑,原来一群的警察来抓人了。我和Oliver夹在中间,要往逃生门跑,还是往斜波下跳?两群人开始各自分散,但逃生门也挤满了人,有者更攀其大门,6、7个警察即刻往逃生门抓,另一群的警察也往斜波准备跳下的群众抓。那一刻,警察的暴力凸显,我害怕的竟然不是人群,而是这些被权力冲昏了头的警察,无理暴力!

Oliver不断问我能跳吗?我已经惊慌,那生死关头是那么的近,警察就近在尺側,我不想被抓!我什么都抛诸脑后的说:可以跳! 但是,由于那里有六尺高,跳下去的话会受伤。Oliver即刻抓起我的手往斜波的另一端走去,叫我不慌不忙的,慢慢走(因为你越跑,越引起警察的注意)。可惜斜波上太多水了,我差点滑了一跤,Oliver和旁人扶着我,继续前进。抬头后,警察就在我们前面,我们也话不多,继续往他们身旁走,然后他们喝着一声,我们抬头望,警察从我们身旁经过,把我们身后的两位穿黄衣的女士逮捕。我们即刻走向道路的另一端。

天开始阴了,我们在对面观望,催泪弹不停的往Puduraya的方向射。天空开始下起雨了,也正好个机会让烟雾发挥不了作用,人群也可以喘一口气。我们在没办法之下,往茨厂街里走去,再参与大队走向默迪卡广场。雨一直下,我们都淋着大雨,但也淋湿不了他们的雄心。在默迪卡体育场外谈判失败之后,大队又浩浩荡荡的往茨厂街和Pasar Seni走去。我们都唱着Rasa Sayang,呼喊’Bersih’和’Reformasi’ 的口号,士气高昂,没有一丝的言倦。可惜,在Pasar Seni站,人群逐渐扩大时,警察部队连续喷射七八次的催泪弹。我们也无法前进。另一部分的群众也往车站里头躲。雨弹停了后,渐渐的,我们也开始前进。 3:45pm,当净选盟宣读8大诉求后,人群开始解散。但警方还是发射催泪弹来加快人群的驱散…

太阳公公出来了,也是我们散会的时候。我们步行从Pasar Seni走回Bangsar…我们俩都已经累垮了。。在这漫长的路途中,我们不禁的担心被捕者会不会遭受到无理的对待?他们还好吗?心中的不忿,劫后余生的感觉至今还历历在目。我们俩遇到一对马来母女,与她们交谈才知道他们早上1100am 在KL Sentral被逮捕,下午300pm才刚被释放。她们的对话,她的坚持,让我很感动,她眼中带泪的说没办法完成参与,但精神却与我们同在。

709这一次的大型游行是我第一次看见各种族的参与,这种的齐心合力的力量很大。也谢谢政府的出尔反尔,警方的粗暴对待,让我亲眼看见这一切,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人民的勇气的意愿,也在709的集会当中强烈的反映出来,也让我感受到团结的力量。政府都说我们都是非法的。但是,我们用身体力行的方式站出来,想要告诉政府你们的无能和漠视人民的意愿。打压和制造白色恐怖已经不管用,不管来自男女老少或各族群,我们的目标是一样的:我们要的是和平,干净,公正的选举,别再利用你们的权力去欺凌及胡作非为。

我们都是爱这国家,我们要的是一个民主与和平的社会。这一种来自不同种族的力量,联系在一起,让我亲身的体会到,这一切会让我们更勇敢的一起走下去。

【点击阅读其他人在现场的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