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游行的所见、所闻和所想

人在现场(27)之前在报章上看到净选盟的新闻时就想到底要不要参加这一次的和平集会,毕竟心里对政府的失望,对警方滥用暴力的愤怒,再加上几个朋友的鼓励之下,就决定这一次一定要站出来给政府一个好看,让他知道…

人在现场(27)

之前在报章上看到净选盟的新闻时就想到底要不要参加这一次的和平集会,毕竟心里对政府的失望,对警方滥用暴力的愤怒,再加上几个朋友的鼓励之下,就决定这一次一定要站出来给政府一个好看,让他知道人民尤其是华人,不是只会赚钱,怕死和怕事之徒。那里知道后来,一个民选政府竟然连一个让人民和平示威的勇气都没有,给了几百个理由例如:危险、暴动、阻碍交通,人家银行搞marathon还不是几万人在街上跑,没有看你们讲危险,真是烂藉口,好啦,最后人家乖乖听你的话,换去体育馆,你还是不肯,何必做到这样绝,典型的官逼民反,让我更下定决心一定要出席这一场集会。

哪里知道临时最后一刻,几个朋友都不能出席,临时有事者有,怕事者有,身不由己的也有,而且连舅舅都打电话叫我不要出席,我还拍拍心口讲一定不会去,对不起舅舅,欺骗了你。那时真的在想一个人去集会,我也是第一次,小弟会怕的勒,心里还想要还是不要去了,但是心里头那团火实在是吞不下,于是就下定决心,就算一个人也要去,决定了就走,决不当缩头乌龟。庆幸的是,晚上上cari论坛时,竟然有几个人也是跟我一样孤身出席集会,我们就赶紧一起联络约好时间地点,一起集合,终于不是一个人了,YEAH!!我就快快收拾东西,黄衣、盐水、饼干、糖果、毛巾(参考ccliew的blog照抄的),然后开始睡觉。

第二天也就是集会当天,在bandar tasik selatan,等了网友CK一起塔KTM去到KL CENTRAL那边的麦当劳会网友,结果那时已经有三个人在那边,我们就在那边商量如何突破警方的包围出席集会,谈一谈,前面有位大哥突然问我们是不是cari要去集会的,原来他也是看到我们的贴,来join我们,谈谈下,网友越聚越多,竟然有10++人,原来cari这么多人看,这次的黄潮这么多华人,看来cari归功不少,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群人竟然大多数都是自己一个然想要出席的,可见政府是多么的天怒人怨。看着外面的警察,又检查了《当今大马》,发现到警察会乱乱检查背包,有黄衣的马上捉,口罩毛巾马上上车,我们唯有当机立断,我和ck把烂背包丢在麦当劳,TK把bersih的衣马上丢掉,全部人两手空空的走出去而且还是分批走,我那边就是四个人塔monorail去imbi,他们就塔lrt去plaza rakyat,过后我们在茨厂街集合。在monorail上面,看见整个kl都是空的,还看到警察在pondok摇脚,我还在想今天可以在kl大街上睡觉都不会被车撞。

好咯,我们终于走到茨厂街了,那边的华人还真的很多,而且那些有开店,卖吃的,喝得都坐到满满,例如,南香鸡饭,我来也,可惜我们想喝的罗汉果没有开,不然我看会他会排长龙,茨厂街很多店都关,还听见游客小孩问爸爸:’why all the store close today?’,我心里想回答她,’because police is king at Malaysia they can anytime close the whole Kl’。在茨厂街集合我看见有,名笔凌国文、郑立恒,还有那个光头侯立康,忘了问他们几时还要搞一场栋笃笑,还有很多挂着大相机的朋友,还有穿大衣的律师公会代表,还有穿着荧光服忘了是suaram还是suhakam的观察员,当然四周围都是警察,头顶就是直升机盘旋,很是热闹。我们在一家咖啡店里喝茶吃点东西,听说大家都在等马来朋友过来与我们集合,然后一起出发。就在下午一点多,突然就看到一群马来人喊着口号过来,最好笑的是,他们在喊TOLAK BN时,忘了是谁听到是BN还在问为什么国阵的人会在这边,我们看到人来了就快快加入游行队伍,一路上就好象嘉年华游行这样,喊喊口号,就跟大家分享下今日游行的口号吧,

   1。 主角当然是 BERSIH BERSIH
   2。 REFORMASI
   3。 TOLAK BN, BN KOTOR, HANCUR BN
   4。 HIDUP RAKYAT, BANGKIT RAKYAT
   5。 回教党最爱,BANGKIT BANGKIT,然后就是真主伟大(马来文不知道怎么拼音)
   6。 等等

印象中这时的队伍大概有几千人了,来到了maybank大厦前面,那边已经有另一批人在等我们了,队伍大了,群众的热情也越来越热了,我们大家跟来往的轻快铁挥手,华人跟马来人,印度人一起笑,喊,呼叫声此起彼落,我还听见有记者汇报说,我们已经在maybank前面,还没看到警方镇压。

其实看到大家情绪这样高昂,我心里虽然很high,但我在想如果真的有人带头发飙,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失控,毕竟这几天报导看太多了,这种情绪的巅峰期是当另一支游行队伍从pudu哪个方向来的时候,那些人好象是巫青团的人,我其实很怕,大家会失控变成暴民跟他们打起来,真的很怕,尤其是在看到几个马来同胞们,开始比中指,哪里知道他们刚骂完两句,就有几个人制止他们,叫他们停下来,停止辱骂,我只听到一句lawan tetap lawan,后面的忘了。

这时我才放下心来,看来今天是一场好玩的游行了,然后那群人渐渐靠近时,原来是自己人,这时队伍越来越壮大的,没有一万多人都有8000到9000人。这时候,今天的第一反派,镇暴队和警察,还有他们的几件绝世神兵:水炮车、催泪弹、大卡车还有救伤车也一起出现。第一件发威的是水炮车,只是我在后面,看来它的威力也不是很强,因为发动慢,还有就是范围不够广,这时候大家准备跑了,我们朝着 pudu station的方向跑去,这时警察就出动了催泪弹,还好我跑得快,只是沾到一点,没有想象中那么厉害,看来警方不过如此,还看到有一个人,跑去用警察的kon去盖着那催泪弹,很好笑。

在pudu时,为了有备无患,我们还是快快去一家酒店买了几瓶矿泉水,结果老板赚到,矿泉水被卖完。我用水沾湿毛巾,用来防止催泪弹的烟雾,这时的心情除了兴奋还是兴奋。 这时候的人潮齐聚pudu街头到街尾都是我们的人,我还看到行动党超人丘光耀,只是那时认不出是他,只觉得他很眼熟,不然凭他那一本行动党历史的书就一定要跟他拍张照。不久,我就看到红头兵开始在街头布阵,街尾就有水炮车,而这时候,回教党的领袖被人家抬起来,发表谈话,也是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演讲,他讲的并不长,也不激动,甚至是很悠闲的语气,他说我们今天一起游行去merdeka体育馆好吗?群众都说好,不过他却叫大家坐下休息先,因为巫青团还在前面,让他们先过去,我们跟着敌方的足迹(we follow the enemy line)过去,大家哄堂大笑,过后就说,我们是要和平,WE ARE PEACEFUL  CITIZEN, LET US HAVE OUR FUN TIME HERE AND LETS HAVE FUN!!!!谁说游行一定是暴民的,这时候我们已被警方包围,前面的镇暴队只有区区百人,我们有过万人,只要他说冲啊,我们一定可以冲过去的,但是他没有,他叫我们坐下来,又站起来唱国歌,喊口号,但是完完全全没有骂警察,更没有挑衅警察的任何举动,而我更是享受在街头的这一刻。

这时天开始下起雨来,回教党的支持者就说是上苍派这场雨来拯救我们,雨在下,人在喊,如果没有警察就好了。可惜这时候,后面的警察开始逼近,突然有人叫我们大家坐下,我们坐下后,我心想,警察应该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吧,毕竟我手上只有一条小毛巾和一支矿泉水,哪里知道,突然听到人家叫我们快快跑,然后就听到射催泪弹的声音,原本射在街尾,不到几秒竟然连在街头的我都看到催泪弹就在我旁边,这时我才知道什么是催泪弹的威力,更为刚才小看警察后悔,那气体一接触到皮肤,就会开始刺痛,完全呼吸不到,眼睛一张开就痛,我一直跑,开眼痛,关眼睛就看不到人,想起人家说辛苦就喝水,一边跑一边喝水,水一进去,就喷出来,在哪几分钟里,真的有问自己为何要自己找辛苦,在家睡觉不是好咯!!但心里更多的是对警方的愤怒,对政府的厌恶,更要自我鼓励自己是对的。有趣的是,我在拼命奔跑的同时,还看到一位马来朋友,把催泪弹丢回给警方,真的很勇,也遗憾自己没有这样勇,因为我来游行也想拾一粒催泪弹壳回去做纪念。

跑出了催泪弹的范围,就快快跑向同善医院避难,快快喝水,努力呼吸,更听到大家一起大骂警察残忍(polis  zalim rakyat, kerajaan zalim rakyat),而我们大家更是走散了,而我只找得到bk。我心想医院因该是安全的了,警察不会在医院射催泪弹和水炮吧!刚开始的时候是,医院满满的人,警察只是在医院外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在一阵子之后,一辆水炮车,像发疯似的狂射医院,我在停车场开始嗅到催泪弹的味道,我就快快的跑上高处,那辆车就像在帮医院浇花这样狂射,然后就听到一位马来人大骂警察,这也是唯一一次我听见看见有人骂警察。然后我们就从医院爬墙出去,几千人爬墙,逃跑真的是难得一见,真的是MALAYSIA BOLEH,医院都可以攻击的警察还是人民的朋友吗?

去到后巷,竟然有商家开后门在那边卖水,我快快买了一瓶,心想集会真的带来不少商机,说集会破坏经济的一定是没有脑的,我们一路走,穿过小巷,从changkat那边去,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是跟着大队走,走走下,我看到一个满头白发,戴眼镜的中年人,做么他那么像yb潘俭伟的,但是他的衣服比我还要烂,而且跟我一样湿湿,我就去问他:’are you mr tony pua’ 他回答:’yes I am’想不到yb也会跟我们一起集会,就快快跟他拍张照,可惜电话没有电了,不然一定跟他拿个电话,老实说YB真的非常随和,比起MCA我见过的YB都更加亲民。

一路上我们在走时我所见到到的全部酒店的人从经理到大厨,再到保安,全部都拿着电话拍我们,在lrt上的也是这样,路过的车都鸣笛以示支持,原来只要警察不kacau游行就好像一个嘉年华。走走下,突然听到人喊叫我们到klcc那边去,我们就转方向咯,其实我也在想,不是 stadium merdeka的吗??可能去了klcc再转吧。又开始走,那时脚开始酸了,也看到很多人抽筋了,不过感觉到队伍好像越来越多人,我看不到前后的尽头,最少有2-3万人,目测,也就是agak agak。看到警察时,大家还高喊口号,那就是,WE WANT PEACE,WE WANT PEACE,WE WANT PEACE,还很一致的比了V形手势给我们的王看。

到了klcc我们就坐下来,不久看到几位民联领袖开始发表演讲,老实说,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了蔡锐明,南利,大家还是很热烈的掌声,还有直升机在低空盘旋,我的疑惑是安华与安碧嘉呢??讲讲下不久,警方又来kacau了,我们就快快跑,然后我从小路钻篱笆跑了,然后我问一个回教党的老叔叔,集会完了吗?他说完了,安华呢?被打了,进医院了,安碧嘉呢?被捉了,stadium merdeka 呢?进不去了。

我们就跟着他一起走向大路要找LRT回家,一路上就听他说集会的经验,我还问他为何在pudu时不冲散镇暴队,他说领袖没有指示他们是不会这样做的,真是纪律严明的队伍,我还看到那些上卡车的,我们还喊bersih为他们打气。最后真的是走不动了,叫了一辆德士,跟ck还有lim一起回家了,路上德士司机就说为何我们要搞到kl大塞车,让他没有生意做,还有劝我们感恩政府,不要被人影响,还说有工作,有饭吃就要感恩了,然后就说游行一定会暴动,警察一定对。

原来他是ex警察,也代表老一辈的想法,我敬老,也不想讲这样多,毕竟我也很累了,而且这也是代表另一批民众的想法,在民主国度里,大家都有大家的自由,我虽然不认同但我尊重你的想法。回到家六点多,休息一下刚好吃晚餐休息。最后,我心想这次的游行我看到很多华人和印度人,在游行时大家一起喊,在催泪弹时大家一起跑,我想这就是团结,如果政府肯开明一点开放一座体育馆,那不是皆大欢喜吗?在此劝告纳吉政府,世界上没有永远不会到的政府,不管你怎么样出猫,到最后人民会自己站起来反你,只是看几时而已,如果你肯干干净净的玩这一场选举游戏,你下台了你还是有机会上回来就好象台湾国民党,如果最后是人家逼你下台就好象埃及,你就永远不用上回来!

此文是写来纪念自己第一次游行,原本不打算写这样长,这样详细,但是看到主流媒体对我们的抹黑,一些网民所我们会暴动,总警长说他没有进攻同善医院,还有因为游行而死的老伯伯,我决定详细的把我所见,所闻写出来,是非自有公论,公道自在人心,当然此文是以我所闻写出来,难免有点主观,不爽的人请不要骂我。

【点击阅读其他人在现场的故事】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